• <dl id='trzn6'></dl>

    1. <span id='trzn6'></span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trzn6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trzn6'></i>
          1. <tr id='trzn6'><strong id='trzn6'></strong><small id='trzn6'></small><button id='trzn6'></button><li id='trzn6'><noscript id='trzn6'><big id='trzn6'></big><dt id='trzn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rzn6'><table id='trzn6'><blockquote id='trzn6'><tbody id='trzn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rzn6'></u><kbd id='trzn6'><kbd id='trzn6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i id='trzn6'><div id='trzn6'><ins id='trzn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trzn6'><em id='trzn6'></em><td id='trzn6'><div id='trzn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rzn6'><big id='trzn6'><big id='trzn6'></big><legend id='trzn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ns id='trzn6'></in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trzn6'><strong id='trzn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愛情小說:恍如隔世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9

            啊!童,你看那個人是不是……”妮娜幾乎從副駕駛上跳瞭起來,表情驚訝,不,應該用驚恐一詞比較貼切。

            如果換作他人,肯定被嚇到不行,但今天,妮娜公主的司機是我,她多年的摯友,對這種噪音早已習慣。

            大小姐,我對你沒別的要求,隻希望你能君子一點,動口別動手,我這小車可經不起折騰瞭……”我剛想說,因為某人的不經意,我的寶貝車已經多次被送去美容瞭,雖然上瞭保險,但這時間也耽誤不起啊。

            顯然,妮娜沒打算給我發牢騷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童,你看你的11點鐘方向,黑色尼桑,那個開車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暈,又是哪路帥哥啊?我不參觀,看來是不行瞭。還好,我們正在堵車長龍的隊伍裡,不然,為瞭這帥哥,估計還得在大馬路上玩個賽車的遊戲。

            那個背影……

            本來一臉嘲諷的我,瞬間凝固。

            妮娜沒有看錯,真的是他。

            那個曾經我最愛的人,也是傷我最深的人。

            汪嘉駿。

            六年前。

            原來酒吧就長這樣啊,呵呵。佳佳拿著她爸新給買的DV,一邊拍一邊傻樂。我挽著妮娜慢悠悠地跟在她後面,我們的想法是,最好她自己走丟瞭,省得讓人知道我們是一國的,那多沒面子啊。

            願望是美好的。事實卻往往是殘酷的。酒吧一條街,街如其名,從街頭到街尾,全是酒吧,路線筆直。在午夜這裡一定非常的繁華,但在我們觀光的時間下午4點,卻隻是一條普普通通的街道而已,迷路的可能性為0

            同志們,這麼拍,也沒啥意思啊,要不我們來個第一次吧,嘿嘿。

            啥第一次啊?你傻啦?妮娜想削她瞭。

            就是第一次去酒吧唄,我們可都要年滿20瞭,除瞭唱歌,沒去過任何娛樂場所,多丟人啊。

            人,有時候真的很奇怪。本來那天我們是去郊遊的,順便試試佳佳的新DV,可走著走著,就從公園一路走到瞭酒吧一條街,走著走著,就口渴瞭,走著走著,莊童童、艾佳、張妮娜這三個好奇的小丫頭,就走進瞭整條街唯一開門瞭的那傢叫做的酒吧。

            三位,想喝點什麼?老板是個30多歲的男人,長的有點像武大郎。看見他,我們本來有點小緊張的心情,驟然放松。

            要不我們一樣來一杯嘗嘗?佳佳傻大膽的個性,可怕啊。

            妮娜也好不到哪兒去,急性子,直接開點。看不大懂單子,就選有圖片的,圖片長的好看的。順手把佳佳那杯也強制搞定瞭。

            輪到我點瞭,剛接過單子,就聽到身後一個年輕男音響起。

            哥,給她上杯熱果汁吧。

            我們三個都嚇瞭一跳,還以為店裡除瞭老板和我們這桌就沒別人瞭呢。

            那人,站在我的身後。看到我們都回身看他,就笑瞭笑。

            你這傢夥,要把小姑娘嚇死啊?老板瞪瞭他一眼,然後跟我們說,不好意思啊,這是我幹弟弟,就愛瞎貧。

            妮娜和佳佳,一人送瞭一個白眼給他,都沒吱聲。我們的原則是,對待蒼蠅,要像對待敵人一樣冷酷。

            他的眼睛特別的亮,居高臨下地盯著我,一時間,讓我有種飄然的感覺,輕輕地,像是身處夢中。

            為什麼認定我要喝熱果汁?心裡的疑問就那麼自然地問出口。

            你不像是能喝酒的女孩。而且,我覺得你的臉色不大好,好像有什麼不舒服似的,喝點果汁或許會緩解些。

            童,你跟他費什麼話啊?

            就是想喝啥喝啥,快點,老板還等著呢。

            那,熱蘋果汁吧。

            啊?不好意思啊,我們這兒沒有果汁,要不來個果味的雞尾酒行嗎?老板沒想到我還真點果汁瞭,有點鬱悶。

            哥,我來做。你不是有榨汁機嗎,我正好買蘋果瞭,我給她弄,你不用管瞭。男孩,邊說,邊拉扯著老板往吧臺走。

            別看瞭!魂兒都沒啦!

            就是,童,他也不帥啊,就一普通人。

            你以為童跟你似的,看見帥哥就不知道北瞭啊。

            你好,你最好瞭,行不?哼!

            妮娜和佳佳一旦開貧,估計半個小時之內是不會停止的。

            我不理她們,隻看著那個人,真的用新鮮的蘋果給我榨汁瞭。

            他很會用刀,蘋果皮都不會斷的。